王义桅:斯诺登事件是美国的苦肉计?
2014-06-08 09:38:56
  • 0
  • 3
  • 11

互联网不仅仅是技术的问题,还有观念的涵义。互联网好像是没有国界的,但是它的运作控制在某些人手里。美国在互联网领域的霸权甚于美元霸权。美国打着以私谋公或假私济公的旗号,其实是以公谋私、假公济私,斯诺登事件揭露的美国互联网霸权再次证实了这一点。这里有一个问题,互联网是全球化重要的载体,是美国对人类文明的重要贡献,公耶、私耶?

让我们回顾欧洲开启第一轮全球化的历史吧。中国的四大发明经过阿拉伯传到欧洲,火药和指南针帮助欧洲打破封建、走向海洋,开启全球化。但另一大发明造纸术给欧洲人带来的知识创新、观念革命,意义更为重大,就像今天的互联网对人类思维的影响一样。欧洲印刷机开印的第一本书就是马丁路德把拉丁文翻译成德文版的《圣经》,在古登堡开始印,开启了欧洲思想启蒙时代。因为以前欧洲的思想是被罗马教皇控制的,传教士骑着毛驴,背着羊皮上写的《圣经》去各地传教、诵经,就使得罗马教廷和传教士代表上帝,垄断了话语权。现在欧洲人可以直接阅读《圣经》了,每个人可以跟上帝对话,教廷的话语垄断权瓦解了,极大推动知识传播、创新与思维。这就是所谓启蒙运动的肇始。

回顾全球化的起源及四大发明的贡献,就是帮助我们认清美国、互联网、全球化这三大名词的关联。冷战结束后美国对人类文明的重大贡献就是互联网。互联网把人类生产体系、价值观念连在一起,确立了美国绝对霸权的地位就像当年欧洲通过海洋文明领导全球化的发展一样。但是,最近二十多年的发展,尤其中国加入WTO的十二年表明,美国开创的全球化并未成为美国化,反而加速了中国等新兴国家的崛起。全球金融危机暴露了美国和西方发达国家的软肋,让它们觉得全球化得不偿失,因为中国等新兴国家可搭便车、藉后发优势实现赶超。中国、俄罗斯等不久没有变成和美国一样,反而成为美国的竞争者。美国反思提供全球化公共产品不划算,不仅遭遇权力东移,还遭受权力下移的挑战,后者就是所谓全民觉醒时代的来临,应对这两方面挑战的战略目光再次放在了互联网上。我故此大胆提出斯诺登事件可能是美国政府的苦肉计,不是指美国的两党之争造成,而是美国政府有意为之(比如,军工复合体就常常挟持美国政府对外战略),通过斯诺登的“泄密”表明美国控制互联网的权威,刺激各国搞自己的国内网,增加全球化成本,制造分割的全球化,阻止被赶超,延续美国霸权,如TPP、TTIP等更高标准的全球化设计一脉相承。

之所以提出如此大胆的假设,基于以下破绽:所有分析都认为斯诺登给美国造成很大麻烦,但是为什么不想想美国完全有能力挽回这种损失而不为呢?为什么国内没有那么多制衡政府的力量,比如说学者、媒体、国会用一切的办法把斯诺登弄回去呢?斯诺登到底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了什么样的威胁?我觉得美国自己是有一份帐的,所以斯诺登是配合它的某种战略的一个棋子。斯诺登不久前承认是资深的卧底,绝非等闲之辈。为什么斯诺登只爆了一部分料,核心的没有爆?有人说斯诺登还是爱国的,但是他爆的料很多不是维护国内公民的自由安全,而是关于美国如何监听外国政要的。所为何哉?这就是美国藉此警告——听我的,因为我一直在监听你!最近几年来,大家觉得美国霸权力不从心了,包括盟友对美领导能力与意愿都开始质疑,尤其国际金融危机让美元霸权受到很大的打击,美元霸权受到欧元和人民币的挑战,但是在互联网领域美国拥有绝对霸权。刚才说得斯诺登事件旨在制造全球化壁垒,让其他国家加入得不偿失——你搞自己的网络,你要付出更大的成本。还有一个原因,大家知道克林顿时期美国经济持续繁荣,后来互联网泡沫,美国欠世界上那么多债务,这是华尔街金融海啸的远因。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思量怎么把世界上的资本回流到美国,它要创造一个神话,自由安全投资港的神话,本拉登打击很准,这就是9.11事件。美国通过上万亿美元的代价挽回911事件的影响。如今,又通过页岩气革命和第三次工业革命来圈钱,维护美国霸权神话。斯诺登事件揭示的美国网络霸权便服务于此。

有人可能从斯诺登事件给美国道德形象的打击否认我的分析。斯诺登事件表面看让美国成为过街老鼠,道德形象一落千丈,其实恰恰相反,很多亲美的中国人,反而借此认为美国才真正伟大,它的公民可以这么不顾生命安危反对它破坏公民自由,美国政府还不能把把他怎么样,说这恰恰是美国的伟大之处。斯诺登事件已经一年了,这一年来美国和俄罗斯博弈的情况,比较好的印证了我的观点,比如说在乌克兰危机的时候,俄罗斯用它的方法把美国助理国务卿纽兰的通话放了出来,可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斯诺登爆料的节奏似乎也配合了美国对外战略节奏,这一点对美俄关系来说更是如此。美国通过斯诺登的嘴来表明美国的盟友好像都可以远离我,其实你的一言一行都在我的监控范围之内,不要以为有别的国家可以挑战美国的霸权。

当然,美国这样做也付出了代价,对美国诚信的打击会加速别的国家脱美国化的进程。所谓的反体制,草根觉醒,既对中国这样的国家有冲击,对美国、西方国家也是有冲击的,像占领华尔街什么的。另外,现在很多国际规则对美国的霸权有很多限制,斯诺登事件加速国际网络规则制订,来限制美国网络霸权。我刚参加香格里拉对话回来,美国国防部长批评中国南海、东海政策,特别反感主权延伸的经济专属区(EEZ)影响美国的自由飞行、航行权利。因为那么多的经济专属区使得美国军舰只能到百分之三十的水域,它要侦查干什么都不行,所以它最反感。近年美国提出“全球公域”概念,就是不为任何一个主权国家所拥有的但为所有主权国家都依赖的领域、区域比如网络、太空、国际空域、公海等。为什么提全球公域呢?以前有个霸权稳定论,主张霸权国家提供国际公共产品实现国际体系的稳定。现在它提供公共产品的能力在下降,而且得不偿失,现在提出公域概念,推动与中国和其他新兴国家合作,分担其霸权代价,试图解除国际规范对美国霸权的约束。互联网也是美国行驶巧霸权的试点。所以说,斯诺登事件不要简单认为是一个美国公民反对美国政府,重演猫捉老鼠的冷战故事,还是要回到在全球化时代美国如何塑造新的比较优势,如何防止霸权受到侵害和转移,如何防止新兴国家对它的挑战,重新塑造在全球化时代的话语能力和战略上,才能认识其时代意义。

有人说这种假设是阴谋论,其实不是那么简单。我提出这一假设,就希望有助于大家从人类文明、全球化和美国霸权的高度深入分析斯诺登事件的影响,算是抛砖引玉吧。


(王义桅: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